您的位置:罗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好一树紫楹花哟

散文《好一树紫楹花哟》(张兆浩)

http://1paintme.com  2012-03-31 10:21:36    【字号

  张兆浩

    紫罗兰,我觉得只活在海涅的诗歌里,《乘着歌声的翅膀》有句“紫罗兰轻笑调情,抬头向星星仰望”,可是这花似乎有些轻佻;紫荆花,又有些抑郁,韦应物《见紫荆花》诗云:“杂英纷已积,含芳独暮春。还如故园树,忽忆故园人。”嗨,最让我萦思梦绕的还是母校的紫楹花。

  听说学校要搞七十大庆,拓宽路径,银桦早已倒在斧锯之下,连那株喜树也已“牺牲”。那紫楹花树呢,她还能健在吗?

  母校独一的紫楹花树,她默默地斜立在大道旁,不知是谁栽种,有多少年头了。那是高高的乔木,撑开伞状的枝桠,长着羽毛般的叶片。最美的时节是五六月,静悄悄的好像是一夜间就把蓝莹莹的朵儿缀满了枝头。这时叶片几乎看不到了,只有满树冠的花,有如轻柔的梦幻,又如淡定的童话那铃铛一样的花苞摇出淡淡的馨香,惊喜了道路上疾步匆匆的学子和老师。“哦,紫楹花开了。”这时人们才会抬头仰望她并不妖冶的身影。

  她落下了,也是静悄悄的。卧在水泥地上,飘入睐青园里,毫无声息的似乎是斯特劳斯鹅毛笔写就的音符。“落花犹似坠楼人”吗?不,不,你可不要把它想得太哀感了。孩子们是很喜欢她的,每每有毕业的学生写信回来,都会问我:“老师,我们的毕业花开了吗?”

  紫楹花怎么成了毕业花了?原来,每年的高考都在六月,那是莘莘学子毕业的时节,就在那个当儿紫楹花也正繁茂地开着,于是就有了这个亲昵的特称,于是就有了这个蓝色的憧憬。她跟苍穹一样的色泽,振翮蓝天是他们的梦想啊。难怪他们会这么惦念着紫楹花了。

  可是我翻遍了中国诗人们的卷帙,却没有找到吟咏她的踪迹。原来她是舶来品,原产地是南美洲,不知什么时候移植到中土来的,并不多见。倒是她移植到南非,很是热闹。李新烽写的《美丽的紫楹花》有这样的描述:“南非的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是国家的政治中心,一座美丽的花都。每年9月春天来临之际,比勒陀利亚的主要街道两旁,到处盛开着一种名叫‘紫楹花’的花朵……这种树在比勒陀利亚有7万余棵,是这个城市的标志与象征……特别是到了每年的10月,正值满城紫楹花竞相开放时,淡淡的紫色花笑开枝头,一朵挨着一朵,一片接着一片,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整个城市变成一片花的海洋。”

  为什么我系念的母校只有这么一株呢?为什么小城别的地方都不种她呢?这么美的树,这么美的花,她会感到寂寞吗?

  突然我的耳边传来了电锯“吱吱吱”的尖刺声响,我真怕人们——喜欢堂皇的人们就这么把她“腰斩”了。那她可真正成了金谷园里的绿珠了。

  幸好,她没有香消玉殒在现代化的狂想中,她还在,茂盛着她的冠盖,扶疏着她的枝条。我更感到欣慰的是从电脑中竟然找到她的倩影——一帧俯拍的玉照,满树繁花,有如多瑙河漾动的涟漪。

  现在我可以幸福地告诉我远在异国他乡的学棣们了:紫楹花她无恙呀!

更多新闻

魅力罗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