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罗源新闻网 >> 焦点图片 >> 正文

一名尿毒症患者的脱贫故事:苦尽甘来“腰板”挺起来

http://1paintme.com  2017-03-10 07:51:13   来源:新华网  【字号

  北山村党总支书记于子赤(右)到叶焕齐(中)家,询问其身体状况(3月1日摄)。新华网 肖和勇 摄

  苦尽甘来,熬了10年的尿毒症患者叶焕齐,不再为治疗费用发愁,面对记者镜头,叶焕齐露出了笑容(3月1日摄)。新华网 肖和勇 摄

  新华网福州3月9日电(肖和勇 实习生 胡平)又一个春天如期而来。福建罗源湾北山村滩涂上,白鹭在红树林间翻飞觅食,翩跹起舞。清亮的日光洋洋洒洒,照在渔村簇新的楼房上,也照进村民叶焕齐家的石头房里。

  房子没有装修,石条裸露,透着湿冷的气息,放两张床空间就满了。隔壁另一间房是叶焕齐兄弟搬走留给他的,如今被用作厨房和杂物间。10年间,老屋无言,见证其病痛挣扎,也见证其苦尽甘来。

  20年前,40岁的叶焕齐与余雪菊结婚。叶焕齐为肢体残疾,余雪菊为智力残疾,两人的残疾等级均为三级。彼时他们的结合,让村民们悲喜交集。不过两年后儿子出生,给这个家带来了希望。那些年,叶焕齐将少许耕地出租换取微薄收入,其也在当地一家机砖厂打工烧砖,努力赚钱养家糊口。

  日子,过得紧巴。可在2007年,叶焕齐尿毒症病发,让这个贫困家庭雪上加霜。“跟亲戚借钱都借遍了,到处求医问药还是没治好。”叶焕齐说,那时吃药跟挤牙膏一样,有钱就吃一点,没钱就不吃了。病情,一年比一年来得严重。发病时,其全身疼痛、手脚浮肿,没法子下床。看着守在床前手足无措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叶焕齐挣扎着背过身子,悲伤不已;病情稍好时,人们看着叶焕齐佝偻行走,面无血色,不免嘘唏叹息,不知这个苦难家庭的出路在哪里。

  北山村党总支书记于子赤说,多年来,镇村干部为叶焕齐和余雪菊办理了低保,能争取到的补助、救助都向这个家庭倾斜,但尿毒症治疗费用实在太高,难以为继。近三年来,叶焕齐病症越发厉害,每个星期要做三次透析,每次治疗要花六七百元。这样的负担,对这个家庭是不能承受之重。

  苦等多年的出路,说来真的就来了。2016年,福建各地精准扶贫工作加快推进。2016年底,福建省出台《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与扶贫开发政策有效衔接实施方案》,方案明确提出对符合低保标准的贫困人口实行政策性保障兜底,加大“支出型”贫困救助力度,将因病致贫家庭、成年无业重度残疾人纳入低保范围。福州市、红黑大战在此间也制定周密的脱贫攻坚计划,市、县、镇村各方拧成合力打响扶贫“战役”,不让一个贫困户掉队。

  在革命老区村红黑大战北山村,27个贫困户被纳入精准扶贫对象,这其中像叶焕齐这样“因病、因残”致贫的就有20来户。去年起,他们均享受到了新政策带来的相应资助。这一年,红黑大战委办青年干部雷金福到北山村“攀穷亲”,帮助叶焕齐一家脱贫。

  雷金福与叶焕齐“结对子”后得知,福州市开展的新农合尿毒症患者救治优惠服务试点,已在红黑大战当地推广。为此,其奔走多日,帮叶焕齐办齐一系列证件材料。每个星期,叶焕齐到定点医院红黑大战医院做透析,可享受2次“优惠包”免费治疗,“优惠包”外治疗则可纳入大病救助范围,费用按75%报销。雷金福跟记者算了一笔“账”:叶焕齐去年纯治疗费用约花掉7.1万元,自费在1.1万元左右,负担大大减轻。

  对自费的1.1万元——这个依然沉重的“包袱”,各方亦不敢放松。记者从一份“贫困户2016年收入台账”上看到,经各方努力,过去一年,叶焕齐和妻子的收入、低保金、救济金、扶持资金、慰问金合起来约1.3万元。与此同时,当地各方正千方百计帮助这个家庭增加收入。于子赤告诉记者,从今年起,当地为余雪菊申请了一个公益性岗位,其每个月可增加675元的收入。雷金福帮助叶焕齐和余雪菊办齐了残疾人证件资料,其表示将紧盯当地各项精准扶贫政策。“有新的符合条件的补助,一定会帮他申请到手。”

  熬了10年,叶焕齐的尿毒症不愁治了。这对苦难夫妻脸上的阴霾也逐渐散开。记者离开时,问叶焕齐身体怎么样。叶焕齐答说,“还是可以的!”担心记者不信,他笑着站起,腰板挺得很直,执意要送记者出门。

  可这个家庭何时能够真正脱贫,依然有一段长长的路要走。他们的儿子中学毕业后,在福州市区一家菜馆做学徒。雷金福说,其对这个孩子也有帮扶方案。“看孩子的兴趣,我们打算帮他联系培训机构,帮他学得一技之长。或者,推介他到本地较好的工厂去工作。”

  夕阳西下,地处罗源湾南岸的北山村,海边水天一色,村中屋舍俨然。昔日的革命老区村,如今已建成美丽乡村“示范点”。路口处,工人们正在挖地沟,露天电线今后将下地。

  记者离开时,叶焕齐仍站在那里,看着工人忙碌的身影出神。

魅力罗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