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罗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瞬间感悟】朵朵桐花风中来

http://1paintme.com  2020-06-18 09:40:55   来源:福州日报  【字号

  (郑秀杰)“客里不知春去尽,满山风雨落桐花。”林逢吉在《新昌道中》一诗里对人生突发的感慨,通通揉进了风雨中朵朵飘落的桐花之中。如此极富动感的画面,与夜观流星雨确有异曲同工之妙。“梦里花落知多少”,面对清幽的新昌古道,无尽绵延的山岗,以及桐花从盛放到凋零的过程,目之及处,不仅透悟了世间的喜怒哀乐,还从风中款款收获了一个纯美心境!

  在家数月,更加渴望拥入自然的怀中。五月的风还不够热情,它一直在山岗的那头,浅浅地笑我挥汗如雨的劳作。在风的眼里,我和青草、野花、山川、日月是无异的,都是世间一个还在跳动的分子,是岁月深处一粒漂流的尘埃。此时,满山绽放的朵朵桐花,都是可以让人发挥极限想象的:似水流年,一袭白纱,年少轻狂,多少风吹雨打?忽然记起仓央嘉措说过:“世间事,除了生死,哪桩不是闲事。”

  在山花的眼中,我们只是其中的一个看客而已,谁会记得那些模糊的身影曾在林间的小路上晃动过?春去秋来,落英无数,微澜不起的心湖已装不下太多陈年往事,渐渐地,也就成为了一帧帧被人淡忘的陈年旧画。从此,将不再有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惊喜,从此,再也来不及收拾那些流落在“藕花深处”的沉重话题。

  一切随缘。就像当初在罗源城郊五公里处,方厝山边上那块两百多平方米的菜地里一样,既然是一种看似随意的安排,休闲时,我就随意劳作。但随着季节变化,满园的蔬菜,一定会在不知不觉中为另一个生命接续能量,以走向下一季盛开的雪白桐花。

  暮春,所有的桐花都应约而来,仿佛来自故乡童年的记忆,它们集结在菜地周围的山峦,一个个素洁的容颜,在阳光下微笑,如我梦里见过最美的童话。

  开花结果,自然界的规律。待繁花落尽,那些挂在枝头上的桐果,便孩子般一天天长大,它们从6月的青绿变化为秋天的沉敛,是时间的运转、人们的期盼,让它们最后被加工为一滴滴桐油在市场上流转。这种气味难闻,但被广泛用于家具,乃至棺木的油漆,因其超强的防腐作用,千百年来,被人们坦然接受,广泛运用。一朵桐花转化为一滴桐油,其演变过程,岂是吾辈肉眼凡胎所能悟透的?如果非要解释,我想除了《金刚经》中所说的“诸相非相”,就再也无需其他多余的话语了。

  花荫少年绕蜂蝶,老来桐油洒满身。总会在这样似曾相识的午后,让彼此相望成一条涌动的河流。因此,我得感谢在这样一个温润的初夏里,遇见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白色花海。生如夏花,你会是我今后梦里的种子,会在晓月的岸边、长长的雨巷里盛开如伞,看尽千年的夕阳,盛满故事的忧伤。

  踏上桐花满地的归途,心中的感受如同席慕蓉在《桐花》一文中所流露的:“繁花落尽,我心中仍留有花落的声音,一朵、一朵,在无人的山间轻轻飘落。”

  走在这条雪白的山路上,却不曾动过回望的念想,我知道,聚散终有时,后会亦有期。朵朵桐花风中来,既然一切皆有因果,经过一千次的凋零,你便有了下一次狂欢绽放的开始。

【责任编辑:陈雁真】
魅力罗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