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罗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风雨钓鳗记

http://1paintme.com  2016-08-24 09:23:46   来源:福建日报  【字号

  (吴安钦)风雨中钓鳗是我十岁那年的事情。

  这一年的暑期,我当海军的叔叔休假在家。一天,他对我和我弟弟说,明天带你们钓鳗去。当天,他借来一盘白丝线。接着,在叔叔的指导下,我们开始装钓线。这时,我才知道,鳗钓不同于其他鱼的垂钓法。其他鱼的垂钓,通常是用一根竹竿一段线和饵料即可。而钓鳗鱼呢,它用的是一条长长的丝线,约有一两百米长。在这百米长的钓线中,每间隔一米左右的线段,都装上一个小小的用塑料泡沫制成的浮力器钓钩。

  翌日,我们起个大早,先买下一斤多当饵料的活鱼活虾。虾是名叫做硬青的虾,虾身呈青紫色。鱼是鲂鱼。结果,这天的气候与昨天截然不同,昨天一片晴朗,这天却刮起了大风,还下着毛毛细雨。想着从人家那里借来的小舢板船、钓鱼线不容易,面对风雨,只好硬着头皮出发了。

  叔侄三人兴致勃勃地背着橹具和钓具,向后湾仔海区进发。这湾的后面就是港深水阔的罗源湾海域。也许是第一次垂钓海鳗的激动和兴奋,在离小船只有一步之遥时,一不小心,我的脚踩了空,摔了一跤,结果背在我身后的放有鱼钓设备的箩筐连同我滑倒在地。箩筐里的设备全散在石阶上。走在前头的叔叔对我瞪了一眼。我知道自己闯下了祸,连忙将散在地上的钓线重新装进箩筐,急匆匆地随他上了舢板船。

  我叔叔摇大橹,弟弟在他身后扶大橹,我则摇着边橹(副橹),顶着风浪向罗源湾的中心区划去。一看,偌大的一个罗源湾只有我们一艘小船。此时,整个海湾上空云雾弥漫,黑云遮天,浪涛随着风力的加大越来越汹涌。原来蓝色的海面,眼前几乎变成了白色。此刻,我的心情像海里的浪一样,高高飞跃而起,又深深落入谷底。但是,我依然使尽力气摇橹,把船向前推进。

  艰难地摇了一个多小时后,小船终于到达中心区。这时,海浪更是急骤。舢板船犹如荡秋千,一起一落。一到既定的区域,叔叔放下大橹,走到中舱,教我们放钓线。叔叔的大橹一停,船儿漂荡得更剧烈,如此反复地摇来荡去,不但放不了钓线,人也难以站稳。这时,他便叫我去主大橹,我遵命摸爬到船尾。结果,由于我力气太小,管不住大橹,更把不定方向,只好又改由他来主橹,我和弟弟负责抛钓线。因小船颠簸得厉害,很快,我开始眩晕。头重脚轻感向我袭来。我很想呕吐却吐不出来。但我也没勇气把这难受说出来,只好忍着坚持。

  折腾近一个小时后,所有的钓线总算全部入水。然后,乘着这个等鱼上钩的间隙,我们就在漂荡不定的船上吃着带来的午餐。刚吃完饭,叔叔便要我们行动,各就各位,摇着船巡逻观察钓线下饵后的动静。小船摇来摇去了好几圈,因为风浪的作用,根本看不出是鱼儿上钩,还是风浪作祟。据此,叔叔当机立断收网。到头来,瞎忙了大半天,没钓到一条鱼。我们只好顶着风浪,十分狼狈地摇着小船返航。

  钓鳗,是我从海学艺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魅力罗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