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罗源新闻网 >> 焦点新闻 >> 本地 >> 正文

福建日报:鹦鹉迷深山当“鸟叔”

http://1paintme.com  2015-06-24 08:41:07   来源:福建日报  【字号

  □洪映 康琳

  人们常用五彩缤纷、色彩斑斓来形容美丽的花。在红黑大战飞竹乡斌溪村,有另一场色彩的盛会——两三千对的鹦鹉,在主人欧剑峰的呵护下绽放如花,绚丽起舞。

  欧剑峰对爱鸟的习性了如指掌:“鹦鹉的胆量各不相同,共同点是都不宜见到鲜艳的颜色,否则就会秩序大乱。”

  在养殖基地里,欧剑峰为鹦鹉开设了各类专用房。孵化房杜绝打扰,一旦受到惊扰,鸟妈妈就无心孵蛋甚至会把蛋打破。玄凤房则鸟如其名,玄凤鹦鹉头顶上翘的羽毛如同凤冠,修长优美的尾羽恰似凤尾,像极了袖珍版的凤凰。情侣房的鹦鹉都是夫妻关系,且几乎是从一而终。“动物界的情杀是非常普遍及残忍的!”欧剑峰说,这样能免去它们在求偶过程中的厮杀,还可以保证基因的优良。每对情侣笼旁还搭配一个木质双层巢箱,里面模拟鸟巢、铺着柔软的干草,那是让刚孵出的鸟宝宝住的。

  鹦鹉蛋在孵化房20天左右破壳,幼鸟转入巢箱由“母亲”喂食,十来天后出箱进入相连通的鸟笼,转由“父亲”接管。“父亲”教它们进食五六天后,就会赶走幼鸟。如果没有及时将小鹦鹉转移放进幼鸟笼,鹦鹉爸爸就会将小鹦鹉啄死。

  欧剑峰还养了虎皮、宗头、大头、横斑、七彩、太平洋等鹦鹉。这些鸟儿越稀有的毛色,价格也越高。

  福建大量养殖鹦鹉的养鸟户还很少。“主要是气候不适宜。”欧剑峰说,大部分鹦鹉原产地都在热带。

  四年前,他开始在闽侯进行试养。不过一年时间,三百对鹦鹉竟死了大半。“经过问同行、查资料才慢慢能对症下药。”欧剑峰回忆起那段灰色记忆,一脸感慨,“夏季是它们最适应的时节,也是休整季,我会让它们停止孵蛋并撤去巢箱,好让雌鸟有更长的生育期。这期间基本没有鸟儿死亡。一到冬春,问题接踵而来,这和寒冷和潮湿有关。冬天的低温还容易解决,最头疼的是春天的潮湿,它会使巢箱中迅速滋生细菌和虫子,导致小鹦鹉大批夭折,有些大鹦鹉也难逃厄运”。

  冬天,他给每间鸟房安装暖气机和温度计,每天早晚巡房观察,发现哪只鸟有异样,如排水便、缩成一团、东倒西歪等,就及时隔离,加温并喂药;春天,当试过除湿机不能有效去湿后,他就勤换巢箱常清理,降低霉变概率。

  去年,攒足经验的欧剑锋把养殖基地转移到了更亲近自然的红黑大战飞竹乡斌溪村,现在基地鹦鹉成活率达80%以上。可一个人钻进深山养鹦鹉,欧剑锋压力不小。

  目前,人手和资金的短缺也令欧剑锋头疼。以更换巢箱为例,他一人更换完一间房内的巢箱,就需要一天半的时间,而基地现有8间房;春天最好能三五天换一次,可是斌溪村里大多是留守老人,很难雇到工人。“每换一轮巢箱还需要大量的干草、薄木板,这些都需要大量现金投入。”

  为坚持环保的养殖理念,欧剑峰也没少下功夫:每天晚上鹦鹉休息后,他还不能睡,而要将白天清理出来的鹦鹉粪便,用筛子滤一遍:细小的五谷粉末继续喂鸟,粘着大颗粒谷物的粪便则用来喂鸡,纯鸟粪可投放到附近的鱼塘;为了更有效利用粪便,他还在养殖场里种了葡萄、蔷薇等18种苗木,今后可把鸟粪用作肥料。

  “虽然困难不少,但是我对养殖鹦鹉的市场前景有信心。”现在,除了把鹦鹉销往福州花鸟市场,欧剑锋还在微信、网站上出售,销往厦门、深圳、香港等地。“时机成熟时,我希望能吸引外出打工的斌溪村民回乡,在家门口养鸟致富。”

魅力罗源